如果我們的未來 還有這些小工廠

在未來的5~10年內,小工廠們若沒人接班,
或是沒有任何年輕人來學習,就是關門大吉。
縱使有生意,也沒有人做了。
這是此時此刻的推測,但若我們不做任何改變,在不久的將來就是事實。
如果我們的未來沒有這些小工廠,會怎樣嗎?
或許不會,因為生命自己會找到出口。
如果我們的未來有這些小工廠,會怎樣?
或許有我們將有更多生活選項。

如果我們的未來 還有這些小工廠。

如果我們的未來 還有這些小工廠,
學生們學習台灣發展時,除了課本上的文字脈絡與圖片,
還有些小工廠可以讓他們親自體驗,了解所謂“Made in Taiwan”。

如果我們的未來 還有這些小工廠
學生在探索興趣時,除了二十年不變的紙本性向測驗,
還有其他探索世界的方式,挖掘興趣的可能。

創意沒有製造,那就只是幻想。
如果我們的未來 還有這些小工廠, 島上與海飄設計師們的創意,可以在小工廠製造。
打樣,準確準時備好作品發表,量產。
設計師們不用在其他國家跟廠商吵得半死,拿不到正確的貨品,
不用在台灣中國飛來飛去,盯著那些誤差值總是有點無限大的半成品。

如果我們的未來 還有這些小工廠,
我們或許有更多機會穿著台灣設計而且台灣製造的衣服,
驕傲地說:“我們體現公平交易。 沒有哪個印度的童工,因為我們身上的衣服,一天只領一元美金。”

台灣年紀很輕, 這是許多小型製造業的第一次接班,
若我們能有機會在產業凋零前,讓產業升級或是接班成功。
將會擁成功打怪的經驗,建立在這些經驗值之上,
我們或許就有再一次,再兩次,再三次的產業轉型。
否則我們將可能習慣於 “產業用完就丟”的輪迴,
我們難保黃昏產業的困境是 “今日成衣廠,明日科技業”。

我們可以用百億元建起萬坪豪宅, 但買不回被火燒毀的百年建築。
我們或許可以用更多的技術革新再次創造經濟奇蹟,
但買回不失傳的技術與家庭工廠的智慧。

或許有一天, 我們的孩子牽著他們的孩子走在三重小巷,新莊小弄,
可以驕傲地看到小小小的工廠有著 since 1983 的小招牌,
燈依然亮著,織著身上的時尚。
就像走在倫敦街頭,總會發現一些道地Made in London 的小店,
寫著Since 19~ 那是時間築起的浪漫。
 

如果我們的未來, 還有這些小工廠, 有一些浪漫的可能。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PS. 為什麼從想像未來開始。
做此專案時, 我常常不知道到底為什麼要小工廠需要被保留下來,
我甚至覺得是不是自己太過自溺了,
我的台灣同學說:“我們不是要想如果沒有,而是如果有。”

我的香港夥伴總說:What we are going to do is creating a “Life Style” 北歐城市在執行政策時,
都會有一種生活態度的願景,但倫敦只有一些無法達標的目標。
那台灣呢,我們在看這些黃昏產業時,或許可以一起想像未來。

就如同在日劇 《家族的形式》中,
莉奈反問大介能不能想像跟葉菜子一起生活的樣子 :
「如果待在這個人身邊,你是不是就能想像一起牽著手、年華老去的畫面呢? 」
陷在困境中時,就想像未來吧!

Factory NextGen